欢迎访问新中国网! 共产党人  |  关于我们
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缅怀 >

周总理来到咱农场

新闻来源:党史 总编:李铁成 主编:李佳蔓 责任编辑:王熙 人气: 发布时间:2020-01-13
摘要:原标题:周总理来到咱农场 1965年7月5日,周总理出访非洲六国后回京途中,在新疆石河子垦区看望上海知识青年。左二为杨永青。 1980年6月23日,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邓颖超赴新疆石...

原标题:周总理来到咱农场

1965年7月5日,周总理出访非洲六国后回京途中,在新疆石河子垦区看望上海知识青年。左二为杨永青。

  1965年7月5日,周总理出访非洲六国后回京途中,在新疆石河子垦区看望上海知识青年。左二为杨永青。

    1980年6月23日,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邓颖超赴新疆石河子视察期间,在周总理纪念碑前与上海知青杨永青(本文作者)亲切拥抱。

  1980年6月23日,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邓颖超赴新疆石河子视察期间,在周总理纪念碑前与上海知青杨永青(本文作者)亲切拥抱。

  我从小生长在上海,1964年6月30日,在接受上海市团校为期一个月“培训”(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委培)后,我和300多名团员知识青年一起登上了西行的列车……

  我将自己的一生献给了祖国的边疆建设事业,并在新疆各级党组织的培养下,从一个普通的知青成长为党的科技工作者。回忆往事,最令我难忘的就是发生在50年前的那一幕。

  1965年7月5日,经过一年劳动锻炼的我已成为总场一分场子女学校的教师。这天下午,上海知青连指导员马太定通知我与10名上海知青一起跳上一辆大卡车,向总场场部飞驶。在车上,马指导员告诉我们,周恩来总理想了解兵团知青情况,要接见你们。喜从天降,我们欢呼雀跃,同时又思索如何向总理汇报。

  下午3点多,我们一行急匆匆从二分场一条长廊般林带东边向西步行。我首先看到总理站在一张方桌旁谈话,就一边对大家说:“总理就在前面,快走!”一边快跑到总理身旁。大家一齐拥上前,争着同总理和陈毅副总理握手。摄影记者拍下了这珍贵的历史镜头。我就是贴近总理左侧、满面笑容聆听总理教诲的女知青。

  总理见到我们,以慈爱的笑容问:“稳不稳?”我们齐声回答:“稳,安心的。”陈毅副总理问:“你们想不想家?”我们争着答:“不想家。”马太定指导员向总理简要汇报,我们这批上海知青一年来开荒种地,经受锻炼,并已成为农场广播员、教员、果农、菜农的情况……总理想了解我们家庭出身和文化程度,首先问我:“你家里是做什么的?”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说:“我父母在香港,父亲在一家轮船公司当职员。”总理马上说:“噢,你来得不容易呀,他们在香港,你在这里照样可以独立生活。”

  我没想到,我的家庭出身有些复杂,总理却这样鼓励我。回想我进疆前,父亲曾来信给有关部门,不同意我到兵团,因我曾患肺结核病,高考时体检不合格,没能考大学,到新疆恶劣的环境去务农,等于去“送死”。他还劝我放弃到兵团,送我到香港或日本去学习我曾最感兴趣的无线电技术,也可以为国家效劳。有关部门也劝我回单位工作。这些都被我谢绝了。总理的这番话正说到我的心坎里,我选择的路走对了。

  总理又问我文化程度。我答:“高中毕业,因身体不好,没有考大学。”陈副总理爽朗地说:“这里就是大学嘛,是劳动大学。”我立刻得到启示:经过劳动锻炼,不仅身体更健康了,而且思想深处开始懂得劳动的意义,理解了由苦变甜、由理想变现实的客观真理;从与劳动群众同甘苦中认识普通劳动者崇高的思想境界。

  当总理问起卓爱玲家庭出身时,针对出身不好的青年普遍的压抑感,严肃地说:“我的出身和历史比你们都复杂。出身于剥削阶级家庭和有复杂社会关系的人,都要看他现在的表现和立场。一个人出身不能选择,但前途是可以选择的。只要能同原来的剥削阶级家庭划清界限,向组织交代清楚存在的社会关系,全心全意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服务,不断地在实践中改造自己,就会有光明前途。”

  总理的这段讲话,鼓舞了全国出身于复杂家庭的青年们,跟党走,报效祖国。但在文化大革命极左路线横行时,包括我在内的这批青年又经受了一次严峻的考验。当我在思想上遭受巨大压力时,是总理的教诲,坚定了我的信念,使我坚守工作岗位,终于迎来了祖国的春天。

  今天,坐落于石河子市的周总理纪念碑、纪念馆几经扩建后,已成为革命传统和青少年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、旅游2A级景点。周总理当年接见上海知青的大幅彩色照片挂在纪念馆大厅正中。讲解员每天都要诉说这段不能忘记的历史,激励一代一代青年为祖国边疆建设贡献聪明才智。

  (作者曾任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科协副主席、党组副书记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