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新中国网! 共产党人 | 关于我们
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历史 >

周恩来创中共首部密码 始终未被国民党破译

新闻来源:原创 总编:李铁成 主编:张金刚 责任编辑:王熙 人气: 发布时间:2020-05-26
摘要:央广网1月31日消息(记者王锐涛)军史专家董保存,为您讲述在我党革命斗争活动中,周恩来领导创建秘密通信网的传奇故事。 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,中国革命进入低谷,中国共产党在白区的...

央广网1月31日消息(记者王锐涛)军史专家董保存,为您讲述在我党革命斗争活动中,周恩来领导创建秘密通信网的传奇故事。

1927年大革命失败后,中国革命进入低谷,中国共产党在白区的斗争处于秘密状态。秋收起义之后建立的红军革命根据地也处在敌人的封锁、分割中。在此情况下,中国共产党能否迅速建立秘密电讯,保持内外联系,加强革命指导,就成为关系革命成败的一个重要问题。关键时刻,周恩来亲自领导和部署了秘密电讯的建设工作,使我党我军的电讯事业从无到有,逐步发展壮大。

董保存:作为中国共产党隐蔽战线工作的领导者,周恩来曾经说过,我们的隐蔽战线工作可以分成两个部分:一个叫地下,就是打入敌人内部的;另一个叫天上,就是指无线电、机要通讯这方面的工作。

中国共产党的六大是在苏联莫斯科召开的。大会结束后,周恩来回到上海的时间是1928年10月,从那时起,他就开始筹建我们的秘密电台。他当时指示在中央军委工作的李强学习无线电报务,同时鼓励参加莫斯科国际无线电训练班的6个留学生,抓紧学习无线电技术。另外,他还指派了一些人,设法利用国民党军用电台开办的无线电学校,进入这个学校去学习。经过一年多的努力,中国共产党第一个秘密无线电台建立起来了。第1本密码就是周恩来自己亲自编制的,而且以他的代名“伍豪”来命名这套密码为“豪密”。随后他又亲自在敌占区、国统区部署了数十部秘密电台,这些秘密电台和当时红军的电台共同建成我党的无线通信事业。

在工作过程中,周恩来积极谨慎,既严格又细致。凡是他起草的文电,我们现在到档案馆都能看到,字迹都十分清晰,特别整齐,重要电报他都是亲自交代每一个注意事项,甚至要求机要员当面念一遍、复述一遍,防止出错。他说:“机密是党的生命,机要工作一定要机密、准确、迅速,一点都不能粗心大意,一字之差、一分钟之差、任何一点点失误,都可能造成人头落地。”

上世纪30年代,周恩来培养的我党第一批电讯人员回到各革命根据地,被分派到各支主力红军中。他们结合学到的技术和获取的敌情,刻苦钻研,找到了编码规律,掌握了破译敌人密电的方法。第三次反围剿胜利后,中革军委决定成立军委二局,专门负责破译密电,为红军的重大军事行动提供了有力的情报支持。

董保存:在整个土地革命战争时期,在举世瞩目的两万五千里长征途中,我们红军的每一次重大的转折,每一次大的战争行动,我军“天上的这支队伍”都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。

在长征路上,湘江战役之后,红军遭受巨大损失。就在这个时候,我们的军委二局陆续侦听、破译了国民党有关兵力调动和作战部署的一些情报。情报中明确显示,国民党军已经知道中央红军翻过越城岭之后,要走当年红六军团先期西征走的那条路,到湘西去和贺龙、萧克的部队汇合。

信息破获以后,正值红军行进到湖南通化。当时召开了一个紧急会议,关于红军向什么方向走的问题发生了争论。周恩来同志请毛泽东同志来到会场上,毛泽东同志根据我们二局陆续侦测破译到的情报,提出一定要放弃到湘西的计划。他建议红军队伍向敌人薄弱的地方、向贵州方向走。他的意见在当时经过激烈的争论之后,得到了军委大多数人的赞同,这才有了著名的“通道转兵”。

资料图:解放战争时期,周恩来和毛泽东一起运筹决策。

在长征途中,中央红军避实击虚、四渡赤水,在敌军密集部署、犬牙交错的阵地间衔枚疾走、穿插运动,争取战场主动,走出了危局。这既是毛主席战略英明、战术灵活的体现,也是周恩来领导下我党我军情报机构准确、及时破译敌军密电,成功配合行军作战的又一典范。

董保存:大家都知道,红军长征途中被毛主席称为得意之笔的“四渡赤水”。为四渡赤水的决策指挥提供可靠情报的,也是我们隐蔽战线“天上的这支队伍”。后来叶剑英元帅回忆长征时曾说过这样一段话,他说:“四渡赤水在龙里和贵定之间不过30公里的一块地方,我们的红军进进出出来回穿插,在局外人看来非常神奇,但是我们十分清楚,很重要的一条就是我们军委二局的情报准确及时,如果没有绝对准确的情报我们就不容易下这个决心。”

四渡赤水期间,红军的武器装备非常困难,当时即将被国民党军四面包围的时候,我们隐蔽战线的那些同志,就用了现在说来十分神奇的妙计——以在贵阳的蒋介石的名义,给他的部下周浑元、吴奇伟发电,将两个主力调开,为我们红军空出来20公里的一个口子,让红军得以通过,这样不仅避免了一场血战,而且让所有的红军顺利南渡乌江,为后来的北渡金沙江跳出国民党军的包围圈创造了非常有利的条件。

红军进入云南后,国民党的主力已经被甩在后面,渡过金沙江以后,为北上休整,争取到了非常宝贵的时间。根据当时在地下战线负责情报工作、机要工作的同志回忆说,1935年5月4日,军委总司令部在云南皎平渡的渡口,破译了敌人电报,得知国民党军第13师师长万耀煌和蒋介石之间有矛盾,而且万耀煌为了保存实力,不愿意孤军深入来追击红军,便向蒋介石谎报,说在前进的路上发现了共军的行动,故意在原地休整了一天,然后再沿原路返回。当时的中革军委及毛泽东同志根据这个情报认为,红军可以有四五天的宝贵时间。于是迅速召集主力部队在皎平渡这里一次渡江,到达了金沙江的北岸。当万耀煌按照蒋介石的手令赶到江边的时候,红军已经全部过江,船都被销毁了,国民党军队是一无所获,甚至还被红军嘲笑说,他们到了那里只能捡到我们的几只破草鞋。

在周恩来的鼓励和指导下,我们二局卓有成效的工作,曾经被毛泽东高度地评价为——“长征当中有了二局,我们好像打着灯笼走夜路,我们和蒋介石打仗好像玻璃杯里押宝——看得准嬴得了。”所以后来任弼时同志曾代表党中央,表扬负责无线电通讯工作的军委二局——“在中国革命战争当中起到了一个方面军的作用。